韦内雷的风,有点感伤

   当人们蜂拥而去五渔村的时候,韦内雷港还是那么安静。在La Spezia结满种满橙树的那条路上乘坐P路,沿山路盘旋,暖色调的房子散落在绿色的山坡上,柏树依然严肃,大海碧波万顷,使人眼前豁然,心中舒畅。Porto Venere的美,不输Cinque Terre,一列色彩活泼的房子身后,灰色粗糙的老城墙在守护。在码头,观光船要凑够9人才能成行,一位身材矮小的银发老太太招呼我们也加入,同游帕尔玛利亚群岛,我们恰好有此意。老太太年逾花甲但行动利索,出生在日内瓦,嫁给意大利人,她带着墨镜,由此至终我都没能看到她的双目。船驶离韦内雷,广袤蓝天下,房子越来越小,渐渐消失。如此风景,心驰神往,难怪引来诗人无数。 

 “第一次来韦内雷,我才22岁。”她说,后来也常和丈夫到这里,语气中能体会到这里有她许多回忆和故事,四十多年后成为她人生的珍藏。今天,她的朋友们要去一个地方徒步,她独自重游故地,似要缅怀什么。此时风开始加剧,船头狠狠撞击海浪,可是大家都不愿安分地待在座位上,举着相机四处拍照,如醉汉,走起路来东倒西歪,又像负伤的士兵死死扛着枪在作战,岛屿的山石峻峭凌厉,有一些是断层,有一些似被揉搓过的面粉团,大自然的力量面前,人如蝼蚁般渺小无力。教堂立在高处,它的前方,海水中,竟然有一尊小小的圣母像,任凭海浪拍打,圣母纹丝不动,双掌合十,微笑如故。

老太太热心地为我讲解着,引导我看拜伦的洞穴,和崖上的野羊,又指着远处一些山头说,上面发白的那些便是大理石,佛罗伦萨就在那个方向。在船上待了大概四十多分钟,看尽各种奇山怪石,我们又绕回韦内雷。房子靠海的尽头,是一座灰色的石砌教堂,建在陡峭的断层和巨石上,看起来更像古堡。当忙碌的人们开始收起相机,回到座位上,老太太仍然是表情平静,一身轻松。我们问她为什么不拍照,她说,自从丈夫十二年前去世后,就没拍过照片,那些相册也再没翻开。

“都记在这里了。”她指指脑门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韦内雷的天变得阴沉,风也更加凉了。片刻,船靠岸,我们互相祝福,各自上路。走在海滨,我的心里一直在咀嚼着老太太的临别话语,不曾拥有,就没有失去,人生就是经历一场场聚散离合。也许是纪念的方式,也许已成为习惯,她对丈夫的爱实是无疑的。忽然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,却又不说也罢。不晓得名字,没有电话,有些人,只是过客。海风劲吹,夹杂着雨,陪感唏嘘,末几,重又现出阳光,餐馆、植物、礁石、船,舒适得让人发懒,不愿离去,只想发呆。可能这就是旅行的魅力,如果只有景,缺乏生气,宝贵在于那些萍水相逢的人们,成为无法重复、不可多得的记忆。

    回到斯佩西亚,这个下午,很轻松,散步,逛逛沿街的商店,或者在水池边上休息,听回旋木马唱着意大利正流行的童声合唱《Forza Gesu》,嗓音稚嫩而纯净。小城居民本不多,路过常相互招呼。我不时还想起上午遇见的老太太,后悔没有跟她合影,但她会破例拍照吗?总之,她已经记在我的脑袋里了。

 

节选自我的豆瓣首本上架游记《艺术的朝圣路——我在亚平宁的二十四天》http://read.douban.com/ebook/1353325/,附带我在旅途中即兴所作速写。48个免费兑换码名额可私信索取,欢迎评价关注并提出宝贵意见!

 

评论
热度(5)
  1. 暖色调·心赘人生如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虚构之境人生如寄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