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次听《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是在2014世界杯预算赛附加赛结束后,一档体育节目里,主持人以此曲祝贺波黑获得去巴西的门票。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歌词,以为仅是以爱情歌颂和平,后在网上搜索MP3,听着忧伤教人感概的旋律与歌词,隐隐感到背后有一段故事。百度之下,果不其然,是一段让人潸然泪下的真实爱情故事,一对青年恋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南斯拉夫内战,塞尔维亚对萨拉热窝的围城战中,在逃离硝烟时遭狙击手枪杀,暴尸多日才得以安葬的凄惨经历。这不是在自古多变乱的中东,不是在政局多动荡的非洲,而是在天空纯净蔚蓝、历史久远、文化艺术璀璨的欧洲大陆。比起二战的遥远,时间又如此近,虽隔二十年,但毕竟是在我出生后爆发,尤使我感到震撼,再有照片真实记录,听歌的时候,常想象着穆斯林女孩Admira爬向塞尔维亚裔男孩Bosko的尸体相拥而逝的场景,想象女孩临终的痛苦与绝望。倘若他们仍在世,已是不惑之壮年,儿女也必初长成,活泼可爱。同时我也想起年初看过的一本小说——《阿里与妮诺》,发生在俄国十月革命后的阿塞拜疆,同样是宗教民族的冲突,男孩也是穆斯林,女孩来自犹太家庭,末尾男主角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这些天我对这段战事萌生兴趣,翻查一下历史,也好多增长知识。1993年我还小,但后来中学时也记得新闻里尽是科索沃的报道,残墙断垣满目苍夷,战争才是地球上最大最可怕的灾难。如今联盟已瓦解,民族得解放,一切回归平静,球继续踢。我偶尔也听得有好战者叫嚣之声在耳边响起,他们未遭遇过战乱,也定是从没真正了解过战争的残酷。是谁杀害了Admira和Bosko,无从考究,愿所有亡灵安息,愿伤痛被永远铭记,战火永止息。

       无论是《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》还是《加尔各答的天使 德兰修女》,不得不说,郑秀文的嗓音,很适合唱这种情怀博大的歌曲。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