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班牙之行·后记

      

节选自我的游记《西班牙边走边画——记而立之年的一次远行》,豆瓣阅读:http://read.douban.com/ebook/2045034/  欢迎索取免费兑换码。

      有好几年没自由行了,渐渐依赖上旅行社舒适的大巴,贪图起安逸。没想到再出发,居然跨到另一个大洲。充满各种未知的行程就这么按着计划一步步走下来,地球好像忽然变小了,也有了卷土重来的心。回首这个六月,白天拍照画画,晚上记录,梦幻般的真实,至今仍有回甘,仍津津有味。回国后再问自己,有没有整理游记的必要。攻略之类有《Lonely Planet》丛书,历史人文感悟有林达《西班牙旅行笔记》,至于我,二者皆无,或是拾人牙慧,没用处。若有亲朋好友愿意粗略浏览而后产生去西欧的欲望,那便是唯一的价值。加上父亲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写,就有了那些闲散的文字。
      如果满足于旅游团来去匆匆的旅行方式,也能被伟大的建筑震慑,也可以饱览西班牙美景。但是西欧人的慢节奏生活,必须是慢慢步行才能领略。融入当地生活,接触陌生种族,暂时忘记粤菜的清淡而大口嚼着面包和鱼肉,在长椅上吃清甜的车厘子欣赏圣保罗医院典雅的大门,陶醉,以至于难以抽身回到现实。半个月,时光仿佛停止,甚至回流,时而在古罗马,时而在中世纪,时而在文艺复兴,只有极偶然的机会能回到现代。欧洲是世界设计行业的中心,创意无穷,但是生活在欧洲,却不必被所谓时尚潮流牵着鼻子走,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得到尊重。老旧的地铁里人们在阅读卷了角的书,手机也很多是被称为过时的按键式。街头巷尾,感觉不到这是瞬息万变的世纪。

      在另一个半球行走着,某些价值观发生了变化,某些问题也不断反刍思考着。他们的乐观、豁达与冒险精神,于我们持守中庸之道的东方人,也有可借鉴学习之处。看他们拄着拐杖,或坐着轮椅,甚至只有双手,却对此等缺陷不屑一顾,仍要周游列国。最近也看到国内有一位视障人士,用耳朵听世界,孤身游走东南亚;又有手摇轮椅的残疾人,走遍全国,露宿街头,还要努力取得国外签证,继续游历,真是励志的故事。都说人生苦多于乐,如果聚焦于痛楚,终日叹息,只会觉得更难受。缩小自我的同时也缩小了痛苦,由它去罢的心态,将见另一番天地。我是个固执又消极的人,只能说,尚在学习中。往来的游客,有许多是二人同行,不乏老夫老妇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古古稀之年,相扶同游,人生至此有何憾?我总觉得,婚姻乃二人之事,后代是因爱而生。倘若只为血脉的延续,爱就常沦落于次位,甚至被忘却。假使不能保障新生命的健康和幸福,还不如二人就这么过的好。鹤发童颜,笑谈岁月,畅游大地,这种爱,难能可贵,因此动人。什么时候我们的生活也可以不再累赘,好像兰布拉大街上,坐在咖啡馆的那位大哥,带着彩色假发,与朋友们分享婚前喜悦,而不是忙碌地张罗着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收获,莫过于艺术上的见识,不论是广场上欢快的手风琴,还是普拉多里珍而重之的绘画雕塑和历朝历代的建筑。可惜我对欧洲历史的了解局限于艺术史,政治战争之类知之甚少,又因为离开院校有些年月了,艺术史的记忆也残缺不存,这就错过了塞内加立在故乡的雕像。西班牙的地理位置,使它成为兵家必争之地,自古争战绵绵不绝,我不禁要庆幸希拉尔达塔和阿尔罕布拉保存的完好,以及科尔多瓦清真寺没有被全盘推翻统治者对伟大艺术的尊重,显示出他们大度与包容的一面。安藤忠雄无限感激信任他的业主,毕竟成就杰出作品的并不止是艺术家,诚如美第奇家族对米开朗基罗的支持,希楚金对马蒂斯的资助,还有叶卡捷琳娜女皇对提香油画的珍爱。有眼光的财财团或掌权者,也是缔造人类灿烂文化艺术的功臣。与东方喜好木构造不同,石头的坚固,使这些堡垒能经得住历史长河的冲刷。有人说阿尔罕布拉和阿房宫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学集大成之精品,然而后者早已付之一炬,甚至是否真实存在过,也众说纷纭。有了罗马、哥德、阿拉伯人,那些几百岁的房子都太年轻,显得无足轻重。万古一瞬,倘若将人的生命与之相比,真是流星般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在格拉纳达遇到毛贼,就体验不到南欧治安的混乱;假如没有亲眼目睹集会示威,则体会不到西班牙日益严重的欧债危机,因此,行程已经算得上是完美和丰富。商店的冰柜里没有芬达柠檬,饭前也不再喝橙汁。回来,是为了再扬帆出发。现在,我才翻开《西班牙旅行笔记》,虽然说这是去之前该准备的功课,但往往到过之后再翻阅,更能牢记于心,吴哥如此,新疆如此,内蒙也如此。旅行,就是这样逼着你增长知识,行万里路的同时,又要看万卷书。都说人生如戏,如果只是快进,必然错过很多精彩。但回家以后,放慢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,又投入到这个永不停息的洪流中。正如林一峰在《雪糕车》里所唱:“……时代换了,人情淡了,还未习惯新的都已变旧了,沿途风景渐后,余音渐幻化,藏在记忆里一只纸飞鸟……”旋即又浮出画面,汽车疾驰在柏油公路上,窗外那一排排灰绿的橄榄树,与广袤的蓝天。

评论(2)